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驱虎吞狼(求月票)》。

楚留香望着吴菊轩一笑道:你娶然如此,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

秋,冷風。

跨街大橋上,一對男女正佇立聊天,男人手捧一束玫瑰,向女人訴說著什么。

如果是老遠望去,還以為那是一對情侶正經歷一段甜蜜而溫馨的告白時刻,可事實......

男人眼眶紅紅的,深情地道:“簡簡,這么多天你都對我不理不睬,我每天都失眠,到底發了什么事情,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?”

簡簡道:“胡繽,我再一次警告你,不要來騷擾我,上次微信上我都說得很明白了,我們之間到此為止,各走各的路,痛痛快快地分手吧!”

胡繽眼淚簌簌落下,道:“簡簡,是不是因為我沒錢打賞給你了,你就要拋棄我,之前三個月我已經打給你50萬了,這是我在社會上打拼兩年的所有積蓄。”

簡簡道:“怎么?你的意思想要我把這50萬還給你?哈哈,真好笑!這是你心甘情愿對我的贈予,我也花了不少時間陪你吃飯聊天,也算是我應得的報酬,我們之間只不過是交易。”

胡繽道:“可是你說過很喜歡我,這幾個月對我那么溫柔,難道全是假的嗎?”

簡簡甩了甩頭,笑道:“你這個人怎么像小孩一樣?都三十好幾的人了,還這么幼稚?虧你還是名牌大學博士生嘞,應該不是智障吧,真不知道你大學是怎么考上的。”

胡繽傷心道:“簡簡,我對你是真心的,你是我第一個女朋友,我以前從來沒談過戀愛,這方面可能不太擅長,沒能討你歡心,但我一定是最愛你的人。”

簡簡不屑道:“哇,我去!對我真心的人太多啦,你算什么呀!要命啊,我怎么會鬼迷心竅攤上你這種糾纏不休的人......好了,我最后再說一遍,我們沒可能,如果你再騷擾我,我就立刻報警,告你性騷擾我,再見!不對,永遠不再見!”

簡簡無情地說完這番,立刻掉頭就走,只剩胡繽默默站立,茫然注視她穿過大橋朝對街走去......

“簡簡!!!”

胡繽突然大叫一聲,心有不甘,邊追邊道:“你等等我,你再聽我說,我對你跟別人不一樣,我是真的愛你,都是真的啊!我不認為這是交易。”

簡簡加快了腳步穿過了人行道,剛好綠燈變作了紅燈。

“簡簡,你聽我說,等等我好嗎?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胡繽跑到人行道中間,一輛奔馳轎車飛快駛來,面對突然橫穿馬路的胡繽,司機猝不及防,即使緊急剎車卻也晚了!

砰然巨響,胡繽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撞飛,身體在空中翻轉不定。

那一刻,時間仿佛都慢了下來......

冷漠,真的好冷漠!

他看見簡簡的背影,正邁著大步遠離,周圍三三兩兩的行人各自匆匆趕路,他們還來不及反應這一瞬間所發生的變故。

他看見那束玫瑰在空中一幀一幀往下緩緩落下。

“劇情不應該是這樣......為什么偏偏是我......簡簡為什么要離我而去?我付出的可都是真情啊!我曾經的同學,我的朋友,個個都有女朋友,現在有不少都結婚了。他們都很奇怪,我為什么不去找一個,實際上我真的努力了,卻沒人看上我,就我是特別的,孤立的,這不公平!我不甘心,真不甘心啊!為什么我要承受這一切,為什么要讓我遭遇這場車禍,假如我能追上簡簡,再好好求求她,她會回心轉意嗎?唉,一切都太遲了,我大概是要死了吧?我真的不想死啊......我真的不想死......我真的不想......我真的不......我真的......我真......我......”

“啊!有人撞車了!”

“他闖紅燈了!”

“哇!快停車,快打電話叫救護車!”

“這小伙子還這么年輕啊,真可憐誒!”

混亂,一片混亂!

......

......

......

“啊!!!”

一位十五歲的少年在夢中驚醒,全身大汗淋漓,單薄的葛布衣衫都濕透了。

“這是什么地方?”少年茫然四顧,發現身處在一間簡陋的房中。

房中只有一張單人床,鋪著破舊的草席,蓋著薄薄的被子,但并不感覺有多冷,反而全身燥熱難耐。

“頭好疼!我是誰?”少年輕聲地問道。

他下了床,穿上了草鞋,突然間回想起了一切。

“我是胡繽,我出了車禍!難道我還沒死?”

胡繽一時不解,正常來說,自己沒死的話,應該身處醫院才對,而此刻置身在這個鬼地方該如何解釋?

他從東面一扇板門穿過,來到客廳,此處有一張八仙桌,配有幾把長凳,北面墻上掛著一幅不知是什么神仙的破舊年畫。

再往東面看,是一個灶膛,顯然是生火做飯用的,為什么客廳和廚房是連通的?這也太簡陋了吧。

“我到底在哪里啊?”

這個問題胡繽念叨了不知多少遍,眼前所見,實在超出了他的認知范圍。

他走出屋子一看,此屋墻面是黃土所砌筑,上面到處是坑坑的小洞,還有小鳥在洞中做窩。

小院子環境倒很不錯,四周遍植翠竹松柏,奇花異草。東邊有一方水井,一口大缸。“我們的問題應該是身份能力相差太大吧。”周樸握著棋子,吃掉對方一只馬,悄悄提醒道。

“能力是靠培養的,身份是可以改變的。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。”老爺子不慌不忙地吃掉一只車,嘿嘿直笑。

“我怕是那扶不起的阿斗,讓老爺子你失望了。”周樸想著自己這幾天聽著罵聲,干著最臟最累的活,賺到的那些錢,還不如云兒喝杯茶花的錢多,雖然說工作無貴賤,人格無高地,但身份、收入確實存在巨大的差距,不是簡單的說句慢慢培養就能......

就在这时,他忽然听见开门的声,这世上唯一的敌人就是李寻欢

契丹人消灭了霫国人马,实际上已经与奚国开战了。

其林太急令儿子,自己部落的人马,要避免与契丹人正面交锋,保存实力。

必要的时候,就将人马撤入部落附近的山林,然后静观其变。

其林太想,如果痕笃打败了契丹人,那就趁痕笃不备,在其背后狠狠捅他一刀。

痕笃与契丹交战以后,一定大伤元气,趁其不备击败痕笃,抢占国王牙帐,进而号令其他四部,自己的复国大志,就宣告完成了。

如果契丹人取胜,那就暂时投降契丹,借契丹之力,统一奚国,然后再寻求独立。

很快,其林太又得到儿子格兰的飞马快报,说奚国已与契丹联军,共同去与大唐的刘仁恭作战。

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其林太大骂痕笃没有骨气,不敢与契丹人一见高低。

其林太再次给儿子格兰发出指令,让儿子随大军南进,但一定要保存实力,不得给痕笃卖命。

其林太觉得,现在起事更不是时候,只能保存实力等待机会啦。

其林太万万没有想到,会在山林中遇到霫国的亡命国王和霫国公主。

其林太当然要将辖剌哥父女留在自己身边,日后出击契丹、收复霫国旧土,就有了充足的理由。

齐林太在大笑声中,将自己的志向简单与辖剌哥和莎林娜说完,最后道:“现在你们明白了吧,是我要收回本该属于我的国土,是我在复国,而不是为你们父女复国。懂了吧。”

停了停,齐林太放低了声音,放缓了语速,又道:“当然了,你们父女若能真心为我出力,在收回霫国故土以后,我还让你们主政霫国。再说,咱们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嘛。”

莎林娜当然不相信齐林太有此本领。

莎林娜也有自己的小算盘。

痕笃已经投降了契丹,不可能再帮自己复国了,若老家伙的阴谋得逞,确实可以为我所用。

自己总不能一辈子在这山林里与野兽为伴呀。

莎林娜想,眼下,若不服从于其林太,也没有办法脱身。

若顺从其林太,回到他的营地以后,自己或许还有逃脱的机会。

再说,若其林太真的有起兵造反的打算,自己只要能搞定其林太,其林太手中的人马,就是自己的,复国还是有希望的。

只要能够复国,自己即使嫁给一个与父亲年龄相仿的老头,又有何妨。

想到此,莎林娜立即打定了主意。

莎林娜弯腰捡起了战刀,归刀入鞘,对齐林太说:“让我嫁给你也可以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其林太又是一阵大笑,爽朗答应道:“别说是一件,十件百件我都能答应。”

莎林娜当然清楚,这时候,无论自己提出啥要求,其林太都会答应的,可他日后能履行自己的诺言吗?

能否真的将其林太抓在自己手中,那要看自己的本事了。

莎林娜坚定地说:“要打配合打團隊。”

呼延炫龍冷冷清清站在一邊,始終游離在人群邊緣,滿眼都是不屑與爾等凡人計較的高冷。

王翼將眾人的神色一一收入眼底,心知要讓呼延炫龍真正融入團隊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還需要這些熱血的青年自己去碰去撞去磨合,他無法強制干預什么,但他可以提點。

于是他道:“這場比賽會輸,不是因為某個人的錯,而是你們所有人的錯!”

霍英不服氣的掀起嘴皮就要反駁,卻聽王翼道:“你們是一個團隊,贏了是全隊努力的結果,輸了同樣是全隊的結果!呼延炫龍確實搶隊友球球風土匪不講理,但你們捫心自問,你們誰的技術能跟他比肩?”

沒有人。

哪怕再不服氣,可該認的事實他認。

于是霍英悻悻的閉了嘴,耷拉下腦袋,連李歸海也服氣的垂著頭。

呼延炫龍詫異的看了眼王翼,比賽結束時他那么生氣,他還以為他也會像那些人一岸把錯誤歸結在自己身上。

原來……不會嗎?

王翼繼續緩和著聲音,道:“呼延炫龍也有錯,你太不顧及隊友了,你們在場上是一個團隊!比賽目的是贏!任何個人情感都不應高于這個目標!”

呼延炫龍沒有說話,神思卻有些恍惚。

緊張無比的淘汰賽近在眼前,可冰龍隊里還有這么大的隱患——隊員配合度不高。

甚至可以說,是呼延炫龍跟眾人毫無配合可言。

更棘手的是,團隊里有問題的并不只是呼延炫龍,還有李歸海和霍英。

李歸海過于沉穩不夠勇,霍英過于沖動不夠耐心。

平日看著問題都不大,但放在賽場上,這些問題都會成為他們敗北的原因。

而他們目前已輸不起,所以這些都必須盡快解決。

王翼心念電轉,腦海里忽的就閃出了一個主意,只見他將眾成員一一掃過,道:“淘汰賽的比賽有多艱難不用我多說,你們都心里有數,現在離淘汰賽正式賽還有一個星期,這一個星期,都跟我去黑龍江。”

眾人一時驚詫,都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“咦?”霍英面上困惑一閃而逝,繼而眼睛發亮道:“去玩啊?教練,你這次怎么這么好?不會有啥陰謀吧?”

剛剛還一副“輸了球老子不開心”的模樣,轉眼就這幅沒心沒肺的傻狗子臉,這到底是缺心眼還是缺根弦?

王翼道:“比賽都輸了還有心情玩?都給我老實集訓!”

霍英摸了摸鼻子縮回去,老老實實安安靜靜。

轉頭卻小聲同李歸海嗶嗶道:“輸了比賽沒人權啊,看看老王,簡直恨不能將‘輸球恥辱’四字貼咱腦門上!”又繼續吐槽呼延炫龍道,“那個呼延龍龍也不是個好東西,哥哥遲早要打的他叫爸爸!”

李歸海:“……那是隊友,你想對他做什么?冷靜點,不然王老師要打斷你的腿!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驱虎吞狼(求月票)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末日孤舰

拾月秋

末日孤舰

烟猫

末日孤舰

金小贰

末日孤舰

机器人布里茨

末日孤舰

公子无奇

末日孤舰

库奇奇